被冬奥选中的“邯郸女孩”

时间:2021-11-25 作者:admin

13年前,7岁的徐祎晨还沉浸在拥有奥运福娃玩偶的喜悦里,随口一哼就是“北京欢迎你”的曲调,那时谁也不会想到,这个每天搬个小板凳,端坐在电视机前看奥运会的小女孩,有一天也会成为荧幕里代表国家形象的“门面担当”,会和奥运扯上关系……

“万里挑一”赢得圆梦机会

2001年出生的徐祎晨,是个地道的邯郸姑娘。上初中开始,个头就比同龄人高出一截的她,被父母送去了艺术学校的模特表演培训班。“那时候主要有点驼背,爸妈为了矫正我这些坏毛病,就把我送去了模特学校。”徐祎晨说,那时候的她高高瘦瘦,还有点黑,一点谈不上漂亮,但是随着形体的一点点改变,胆量渐渐跟上来,她开始变得自信大方,也比同龄人更添了些稳重。

2020年高考毕业后,她如愿考进了中华女子学院服装表演专业,开始了自己的逐梦生涯。除了完成学校的各类课程之外,一有机会,徐祎晨就参加各地的服装表演大赛增长经验。身材高挑,能力出众的她,在学校也小有名气。

今年4月份,学校发布了北京冬奥会赛时颁奖礼仪专业志愿者的通知,冬奥组委文化活动部在北京多所学校进行颁奖礼仪志愿者选拔,在各项硬指标基础上优中选优。入选者身高在1.65米到1.78米之间,不仅五官端正、身材娇好,健康状况和体能等各方面都符合服务的要求,而且须具备一定的英语功底。

“看到通知后,我就从网上百度了下,北京奥运会的选拔里面,共有超过56万人申请成为志愿者,而被选中人数不超过10万人,最终能幸运地成为颁发奥运奖牌的礼仪小姐只有380余人,今年冬奥会肯定也是类似这样‘万里挑一’的水准。”徐祎晨深知自己只是一名大一新生,各方面经验都十分有限,但想着小时候的梦想就在眼前,为了增加入选机会,她抓紧练就仪态,自我介绍也是几经修改。

时隔半年,回想起见到面试官的场景,徐祎晨还是印象深刻。“北京奥运会时虽然自己还小,但那时候就羡慕能参与其中的人,这次恰好有这个机会,希望自己有幸可以成为志愿者一员。”面对一排面试官,尽管徐祎晨心里特别紧张,但或许因为心底那个小小的梦想,那天,她的声音格外洪亮有力。

5月11日,当如愿在志愿者入选名单上看到自己的名字时,徐祎晨在电脑前忍不住欢呼起来,“2022年冬奥会,我终于来了!”

冬奥前的“实战演练”

一颦一笑,都需要练习;眨眼次数,都有严格规定……自从入选后,徐祎晨便开始了魔鬼训练过程。仅一个微笑,她就练习了将近半年。她需要做到在强光下,目视前方30秒不眨眼。又因为会有N95口罩的遮掩,必须长时间保持大幅度的露齿笑,才能让笑意通过面部肌肉传至眼睛。

“颁奖仪式上需要的笑与我们平时的笑有着天壤之别,嘴张太大了不行,张小了也不可以,甚至对露出的牙齿数都严格规定在6到8颗牙。我们每个人在练习笑容时,嘴里有时需要咬着一根筷子找感觉。这样一笑就得几十分钟,有时候笑得连脸部肌肉都麻了。”徐祎晨说,不仅如此,因为各个颁奖礼仪之间需要协同一致,为了在颁奖时身姿更挺拔、步速更到位、转身更整齐、笑容更自然,每个动作她们都要分解练习成百上千次。

“在训练中最有难度的就是控制步速和颁奖衔接。控制步速就是在颁奖时,几名颁奖礼仪志愿者在行走了一段距离之后,之间的间距还应该是一样的。再比如在颁奖时,会有几名志愿者同时转身的动作,这时脚步就要一致,不能出现时间不统一、动作不整齐的情况,所以要求我们心里一定要有一个一致的节拍。”

注意角度、留意距离……在这日复一日的练习里,冬奥会在一天天临近,徐祎晨也早已做好准备。今年11月,在冬奥会赛馆——国家体育馆举办“相约北京”冰球国内测试赛,给了她一次宝贵的实战演练机会。

11月13日,在冰球比赛结束前的五分钟时间内,志愿者们迅速分组将五块颁奖地毯按照“Z”字型铺到了指定位置。徐祎晨作为整个颁奖礼仪队伍的“领头人”,双手紧托放置奖牌的托盘,面带微笑地站在红毯上,早已是就位状态。

但比赛太激烈,要加时,这意味着颁奖仪式得延后,托盘时间也会更久。“坚持住啊,你是第一个。”徐祎晨暗暗给自己打气。因为托盘有着严格的标准,托盘与身体的距离应为一拳,小臂与地面需要呈水平状,胳膊肘与腰的距离为一拳,大拇指要轻轻地放在托盘的双侧。对于不加训练的人来说,单纯托举空托盘保持姿势不动就已实属不易,而徐祎晨的托盘里还放置着6个奖牌,加起来足足有五斤重,整个颁奖仪式里还需要保持表情自然,微笑甜美。

而这些,徐祎晨似乎早已习惯,今在现场,套着羽绒马甲的她,真切地听见冰刀摩擦冰面,感受到运动员滑行带起的风。她眼含微笑,屏息以待颁奖入场音乐的响起。

随着前方六、七个志愿者费力将封闭门打开的瞬间,一股冷气传来,正式颁奖开始。徐祎晨和其它志愿者迈着整齐的步伐,走向了今天赛场上的主角。她伫立在颁奖台旁,亲眼见证着各地获奖运动员上台领奖的激动和喜悦。她感叹自己是个幸运儿。

徐祎晨记得,测试赛中,她们团队帮运动员运送护具,忙活到凌晨两点。“虽然每天都很累,但感觉每个人都特别开心,大家都在共同努力去完成一个工作,一件有意义的‘大事’。”她说,“这或许是我20周岁最宝贵的回忆。”

如今冬奥会正式进入“冲刺”阶段,徐祎晨也即将面对来自世界各地的镜头,在竞技体育的高光时刻被记录的同时,用自己灿烂的微笑展现充满魅力的“东方美”。

邯报融媒体记者薛雅兰/文(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mysunsp@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