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技巧美学论文】

时间:2020-11-7 作者:admin

考博延期别焦虑,这份专业课复习指南请收好!_部分

第2部分:新闻理论与实用主义

第4课:新闻理论:知识整合与理论发展

第5课:新闻与实践

第3部分:新闻历史

第6讲:中国新闻史(1)

第7讲:中国新闻史(2)

第8课:外国新闻的历史(1)

第9讲:外国新闻史(2)

第四部分:新闻学研究方法

第十讲:哲学基础和社会研究方法的基础

第11课:定量研究方法

第十二讲:定性和定性研究方法

第十三讲:混合研究方法

第五部分:新闻学与热门话题的前沿

第14讲:新闻学前沿的热门话题(1)

第15讲:新闻学前沿的热门话题(2)

第6部分新闻学经典入门

第十六讲:新闻经典入门(1)

第17课:新闻经典入门(2)

第7部分新闻学考试问题与重测分析

第十八讲:新闻学的详细解释和问题

第19课:期刊测试问题的考试和分析

第二十讲:新闻学考试复试分析和参考建议

第八部分论文选拔与科研能力训练指南

第二十一讲:新闻学中的主题选择和论文写作

第二十二讲:新闻学和博士学位:研究计划撰写

10.传播学

第1课:传播研究导论

第二讲:传播理论与历史(1)

第3课:传播理论与历史(2)

第4课:交流实践(1)

第5课:交流实践(2)

第6课:传播学中的研究方法

第7课:传播学杰作简介

第8课:传播学热点问题的解释(1)

第9课:传播学热点问题的解释(2)

第十堂课:试题分析和沟通考试的复试

第十一讲:交流论文的主题选择和科学研究能力训练的指南(1)

第十二讲:交流论文的主题选择和研究能力培训的教程(2)

11.马克思

第1部分:马克思主义理论考试导论

第2部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

第三部分马克思主义发展史

第四部分:马克思主义理论和经典选读

第五部分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方法

第六部分:马克思主义理论考试问题+考试热点+复试问题分析

第七部分论文主题选择和研究创新培训指南

12.经济学

第一部分经济学考试简介

第2部分经济学理论知识简介科布

第3部分:经济学考试真实问题的分析

第四部分经济学考试的前沿与热点

第5部分:论文主题的选择和科研能力训练的指导

13.历史

第一部分历史考试简介

第2部分历史考试过程和蓝图

第3部分:历史考试核心知识解读

第4部分:对历史考试真实问题的分析

第五部分:历史论文的解释和科学研究能力培训的指导

14.体育

第1课博士招生和考试状态

第2堂体育考试简介

第3课准备考试和复习

第4课:体育学博士的就业前景

第5课介绍运动训练的核心知识

第6课:运动生理学的核心知识

第7课介绍体育社会学的核心知识

第8课:解释教学理论的核心知识

第9课:体育的理论前沿

第十讲体育现实热点

第十一讲:第一次体育考试的真实问题分析

第十二讲体育考试和攻略考试

第十三讲主题选择指南

第14课:体育研究方法

体育考试的科学研究能力训练第十五讲

15.文学

第一部分文学考试导论

第2部分文学基金会简介

第三部分中国文学理论

第四部分西方文学理论

第五部分马克思主义文学理论

第六部分文学考试的前沿领域和热点

第7部分文学与学术研究与学术指导

16.语言学

第一部分语言学考试简介

第2部分语言学考试的核心知识(1)

第三部分语言学考试的核心知识(2)

第四部分语言学考试的核心知识(3)

第五部分:古典语言学的介绍和研究方法

第6部分:语言学的前沿领域和热门话题

第七部分论文主题选择与科研能力训练

第8部分语言学考试的准备,要求和建议

17.政治学

第一部分政治学考试简介

第2部分政治理论与比较政治

第三部分西方政治思想史

第四部分中国政治思想史

第五部分中国政治制度的历史与当代中国政府和政治

第六部分政治学研究方法

第7部分:解释政治学考试的重点和难点

第8部分:政治学经典著作概述

第9部分:论文选择,写作技巧和科学研究能力培训

18.艺术研究

第一部分艺术考试简介

第1课美术主题设置和专业档案分析

第二讲艺术博士考试准备和复习准备

第2部分艺术基础入门

第3课:一般艺术

第4讲艺术系统

第5堂艺术与文化

第三部分西方艺术史和艺术理论

第6讲西方艺术史概述

第7课:西方艺术理论的发展

第四部分西方文学美学

第八讲:本体论阶段:从古希腊和罗马到十六世纪

第九讲:认识论:近代(17世纪)至19世纪

第十讲:语言学:20世纪

第十一讲:后现代美学与后现代话语

第十二讲六个重要的西方美学概念

第五部分中国艺术史与艺术理论

第十三讲中国艺术史概论

第十四讲中国艺术理论关键词

第六部分中国文学美学

第十五讲:中国古典美学的开端

第十六讲:中国古典美学的发展

第17课:中国古典美学摘要

第十八讲:现代中国美学

第7部分:古典艺术文献导论

第19讲中国古典文学导论

二十世纪西方经典演讲指南

第八部分学术前沿和艺术热点

21世纪的艺术理论前沿

二十二讲艺术的现实

第九部分学术和科学研究指南

第二十三讲关于论文主题的选择和发表

第二十四届艺术科学研究能力培训讲座

的购买方式

祝我所有的朋友考试愉快!

【美学】中国诗画中所表现的空间意识_透视

宗白华(1897-1986),曾用“宗zhi”这个名字,分别是“白花”和“博化”。他于1918年毕业于同济大学语言学系,并于1920年至1925年在德国学习,并在法兰克福大学和柏林大学学习了哲学和美学。回到中国后,他从1930年代开始担任中央大学哲学系(1949年更名为南京大学)的教授。 1949年至1952年,他担任南京大学教授。 1952年,该部门进行了调整。系教授。发表了美学论文《艺术境界》,《审美游走》和《宗白华全集》,为中国美学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

中国诗歌和绘画中的空间意识

宗百华

现代德国哲学家斯宾格勒(O. Spengler)曾在他的著名著作《西方的衰落》中指出,每种独立的文化都有其基本符号,并具体表达其基本精神。。在埃及,它是“道路”,在希腊,它是“三维”,在现代欧洲文化中,它是“无尽的空间”。这三个基本符号取自空间领域,它们最具体的表达是在艺术中。埃及金字塔的走廊,希腊的雕像以及伦勃朗的风景,现代欧洲最大的油画家,是我们了解这三种文化的最深层的灵魂。

如果我们使用这种观点来考察中国艺术,尤其是绘画和诗歌中表达的空间意识,然后将其与其他文化进行比较,那将非常有趣。我进行了以下尝试,没有任何猜测。

在14世纪初期的文艺复兴时期,油画家范艾克(VanEyck)的画作非常注重对人体的真实细致描述,并且在屏幕上代表了房屋的空间。画家用科学和数学的眼光看待世界。因此,透视法的知识被带出并用于绘画。在十五世纪初期,意大利建筑师Brunelleschi对视野有了深刻的了解。雅培(Abbotti)在1436年出版的“绘画”中首次使用了他的视角理论。

18世纪,在中国的雍正和乾隆,著名画家邹以贵对西方观点绘画表示惊讶和同情。他说:“西方人善于毕达哥拉斯法,因此他们的画作在阴阳之间。奎勉,人物和房屋树木都涂有阳光阴影。使用的颜色和笔是中国独有的。阴影是宽和窄的,由三角形测量。墙上宫殿房间的画使人们想进入。学者们可以参加一两次,以及他们的觉醒方法。但是没有笔法,尽管工匠也是工匠,所以它不包含在绘画中。 ”

邹以贵认为,西方视角的现实主义绘画方法是“一切都是无招,尽管工匠也是工匠”,但这只是一种技巧,与绘画的真正艺术无关。进入绘画”。可以包含在绘画中的绘画,即可以“制成绘画”的绘画,不应采用西方透视方法的立场,而应采用沉国的“看小方法” 。

早在宋代,多国神父沉国就在他的名著《梦溪笔谈》中曾批评伟大的画家李成关于“画檐”的观点,并主张“从大角度看待建筑”。小檐”。他说:“李成画了山上的凉亭和凉亭等,都画了飞檐。他说,他“从下往下看,就像人们站在塔顶的屋檐上,看到木瓜一样。”这是不对的。山区和河流的法则被大风景和小风景所覆盖,就像人们看着假山的耳朵一样。如果遵循真实山脉的法则,如果往下看,您只会看到一座沉重的山脉,又怎能再次看到它,而不应该看到它的山谷。她不应在中庭和车道上看到东西。如果这个人在东方,那么山西就是一个遥远的地方。如果人在西部,山东是一个遥远的地方。看来这是一幅画吗?李俊ai不知道从高处到小处,从高处到远处,都有其自身的原因,这是否也可以解决问题? ”

沉国认为,画家画山水画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站在平坦的地面上的固定位置上,而是抬头仰望群山。取而代之的是,他用灵魂的眼睛遮住了全景,并从整体上看待整体,“从小处看大”。将所有场景组织成生动,有节奏和和谐的艺术图画不是机械摄影。这幅画中的空间组织被绘画中的所有节奏和表情所支配。“与此同时,你必须上下移动,并且拥有自己的魔力。”这意味着您必须遵守艺术创作的原则,而不是科学计算的观点。他还认为,基于透视法的透视图只能从一侧看而不是全面的,因此不能作为绘画。他说:“这看起来像是一幅画吗?”如果他今天出生,他会不会简单地不承认西方传统绘画就是绘画?有趣吗?

可以用奥地利现代艺术学者Riegl倡导的“艺术意志论”来解释。中国画家并不无视视角,但他的“艺术意志”并不想在屏幕上表达视角。他只采取一个角度,并采取“从小处看大”的观点来确定整体节奏。,组织各个部分。六种中国画方法中提到的“管理位置”不是基于透视原理,而是“有一种可以上下折腾的好方法”。全帧表达的空间意识是自然的整体节奏与和谐。画家的眼睛不是从固定的角度注视着某个角度,而是在上下左右流动和瞥了一眼,掌握了整个区域阴阳打开和关闭的节奏。中国最大的诗人杜甫,有两首诗表达了这种时空意识:“乾坤皇帝的眼睛,几百年来心中的时间序列。” “中庸”曾经说过:“诗云的风筝飞向天空,鱼从天上跳下来,而文字上下看。 ”

游鉴汉松人物,倪赞,纸上水墨画,59.7cm×50.4cm,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

宗兵(公元五世纪),六朝中国最早的山水画家刘松狮,曾在其《山水画序》中说过,山水画家的事务是:

随处可见,为景物做准备。按形状,按颜色书写。

画家有一个长远的眼光,可以照顾到他身体上的所有情况。所看到的不是视角的焦点,所采取的不是固定的位置,所描绘的是节奏与音乐和谐的状态。因此,宗兵挂在墙上画的风景和弹钢琴,他说:

抚琴练习使山峦发声!

景观向他展示了音乐的境界,就像他的伟大前任,伟大的诗人和音乐家季康一样,他也利用音乐的灵魂来理解宇宙并理解“道”。季康著名的句子云:

看着桂红,挥舞着五根弦。沥青心满意足,尤新泰轩。

中国诗人和画家以“满足和自给自足”的精神真正地欣赏了宇宙,并跳入自然的节奏中以“游历心灵”。晋代伟大的诗人陶渊明也有诗云:“如果你在宇宙的尽头投球,你怎么会不开心!”

用灵魂的双眼注视着无处不在的空间中间的直线不是对伦勃朗油画中深层空间的持久追求,它代表了现代欧洲的精神,而是中国人的宇宙感的节奏音乐。

《易经》说:“没有来回回旋,天地之间没有区别。”这恰恰是中国人的空间意识!

这种空间意识是音乐性的(不是科学建筑)。它不是基于几何和三角剖分,而是基于音乐和舞蹈经验。古代中国所谓的“音乐”包括舞蹈。因此,唐代伟大的画家吴道子请裴将军跳舞以增强实力。

宋国若u的《图画与知识》说:

在唐开元时,裴敏举将军受到哀悼,吴道子被要求在东都天宫里画神灵的城墙来帮助他。子子回答:“我的画笔是破旧的。如果将军想要缠住我跳舞,那剑会因为凶猛而猛烈!”敏然后脱下他的服装,如果他总是穿着一堆衣服,就像马一样走路。如果光线被射出,则左右旋转,将剑扔到几十英尺高的云中。敏吸引了他的手来扛住护套,剑刺穿了房间。成千上万的观众感到震惊。刀子然后扶住了墙,风很大了。稻子画了他一生的东西,但他并不为此感到骄傲。和吴道子同在的伟大书法家张旭,在书法方面也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因为他观看了公孙的剑舞。宋代书法家雷建福之所以受到写作的启发,是因为他听了嘉陵江的浪潮。雷建福说:“于是我躺在白天,听到河水升起的声音。我想看海浪翻滚,猛烈撞击。我想做我想做的! ”

节奏性可以用中国书法艺术来表达,就像音乐和舞蹈一样。中国画家画的自然就是音乐的境界。他的空间意识和空间表现是“永恒世界的时刻”。它不是由几何和三角形组成的西方透视空间,而是由阴和阳组成的有节奏的空间。董其昌说:“远山齐聚,势头旺盛,森林稀疏高低,情感是一样的。这幅画的窍门也是。”

强大的本性就是声音。中国古代哲学家利用十二种音乐定律来协调十二月的季节循环。《吕氏春秋大音乐》说:“一切都从太乙中产生出来,变成了阴阳。芽开始摇动,冰冻的形体成形了。身体无处不在,在那里不是声音,声音来自和谐与和谐。和谐,第一位丁格尔国王由此诞生。 “唐英诗人魏英武有诗云:

一切都是自发的,天空总是寂寞的。

诗人唐山的沉善启的《扇山人画山水画云》(见裴文斋书画):“山荣,水洪城。汗水很多,工作很多。一草一草。一棵树上的住所。空气中有东西,东西中有声音。

这是为了赞扬范山人的山水画,就像空中的音乐一样,表达了一种音乐上的空间境界。宋代伟大的评论家严瑜在他的“沧浪诗话”中说,唐代诗人都处在诗歌领域:“天上有声,相间有色,水中有月,镜子里的影像,文字是无止境的。”西方人乔伯特还说:“好诗与事物一样芬芳,虚无如响,纯净的呼吸。 ”又说:“在诗意的仙境中,每个词都可以像弦上的声音一样空荡荡外面的浪花,缠绵不已。 “(根据钱​​钟书译)

中国画家在山水画中表达了这种诗意的境界。苏东坡说,唐代伟大的画家,诗人王伟说:“诗之诗,诗中有画。诗中有诗,诗中有诗。”

王伟的画现在不容易看(有两三张照片传下来)。从诗中我们可以看到他的绘画境界,但发现他的空间表达与后来的中国山水画的特征是一致的!

王伟的王传诗有绝句:

北京湖位于水的北部,混杂的树木反射着朱兰,冲过南河,扑灭了绿色的森林。

西方绘画中有大树和参天大树,因此树外的树木和遥远的山河在地平线上会变短和变窄,这与透视方法是一致的。但是在这里,南川水在青林末期被熄灭,不是上下,也不是近在咫尺。与青林竹兰构成一架飞机。但是,中国山水画家也采用了同样的观点,并将其写在屏幕上,这使西方人将中国画家弄不清楚了透视方法。但是,这种观点在中国诗歌中很普遍,例如:

“黑暗的水流路径,带有小屋的泉水之星。”

“卷帘只有白水,有的被遮盖了。”

“柏波吹粉墙,轻掌插入雕刻的横梁。” (以上杜甫)

“天汇北斗航西大厦”。

“屋檐从小溪上飞过,窗户落下,亭台云雾笼罩。” (以上李白)

“周中市石中,山桥和树木之旅。” (王伟)

“阴影成群移动,墙壁被山峰覆盖。” (岑慎)

“在秋天风景的墙边数山。” (刘玉玺)

“ Yuan Xiu垂在窗前,而窗帘外的余辉则垂下红色。” (罗秋)

“树挂在玉厅里。” (杜慎言)

“江上轻楼的绿色薄雾打开了,窗帘填满了窗户和山脉。” (李群玉)

“碧松针附着在蓝天上。” (杜牧)

御堂很重,悬在树上,这是绘画的扁平化。蓝天很远,挂在松树上。这不仅是世界的平面化,而且是四处走动。这不是对西方精神的不懈追求,而是对自我的放纵!孟子说:“一切都为我准备,恭敬与诚意,以及极大的喜悦。”宋哲学家邵勇坐在家里,说他在幸福的巢里,两边的窗户都说日月。作为杜甫诗云:

江山伏秀家,太阳和月亮都在雕梁附近。

无限深厚的宇宙来到我身边,支持我,我为犹豫不决的Futu De一样雄心勃勃的无限空间而战。

元代云恒秀山脊,高克功,水墨画,182.3cm×107.6cm,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

中国人对无限空间的特殊态度阻止了中国人发明透视法,也避免了中国画中的透视法。在我们的中国诗歌中,我们再次列举了一个例子,即喝酒自我中的无限空间和时间,并在门户中覆盖山脉和大地:

“云声良洞,风从窗外吹来。” (郭璞)[东晋]

“绣獍结飞霞,轩题接受月球。” (鲍照)[六朝]

“窗口中的龙秀,法院中的乔琳。” (谢T)[六朝]

“东丽回到白云,窗户落下并发红光。” (殷敬)[六朝]

“绘画洞飞向南浦云,珠帘变成了西山雨。” (王波)[唐初]

“窗户上装有西陵千秋雪,门上有东吴万里船的卧铺。” (杜甫)[唐]

“天入海浪,乘船而来。” (杜甫)

“我想回到世界,进入扁平船。” (李尚银)[唐]

“大沟壑随台阶而变化,山峦进入了房屋。” (王伟)[唐]

“在窗户上乌云密布的衣服上,地幔弹簧卷入了镜子。” (王伟)

“山月在窗边,天河在低处。” (神曲时期)[唐]

“山河成河,水从全城而来。” (徐H)[唐]

“三峡河的声音在背景中,而六朝的航行阴影落在酒瓶的前面。”

“宴会上坐着一张山的照片,水把风和雨当作夜窗。” (米甫)[宋]

“一水湖天将被绿色包围,两座山将被送入清宫。” (王安石)[歌曲]

“全神贯注于长江,山脉如何?”

“我一直很着急,所以我在窗前。” (陈建斋)[歌曲]

“江山一再争取认罪,暴风雨进入了大楼。” (陆芳翁)[歌曲]

“水光山色与亲戚”。 (李庆昭)[歌曲]

“风影经常穿过窗缝,光线直射镜子。” (叶令义)[清除]

“云跟随伊琳离开森林,将山脉置于窗前。” (谭思彤)[清]

和明代诗人陈美公的《汉辉楼诗》(盈光)云:“人们把芙蓉挂在树枝上,暮光浴盐水池中,充满了成千上万的光环,一半在一个小建筑物中。”可以这样写:我的阳光灿烂。但是早在这些诗人之前,金宋时期的伟大诗人谢灵运(他是中国第一位写纯净山水诗的人)已经在他的《山间生活》中写下了这个军鼓世界和门户,在山中喝着山水。思想。意识。中国诗人喜欢跟随窗户,哲学家尤其喜欢窗帘,屏幕,栏杆和镜子来表达世界。我们有一个宇宙观,就是“天地为世界”。老子说:“不要离开家,知道世界。不要窥视,看到天堂。”庄子说:“互相看,虚拟房间是白色的。”“在中国,这种遥不可及的空间意识越来越远,已经成为我们宇宙的特征。谢凌云的《山居夫》说:

国王贝丁在亭子顶上,俯瞰着南丰到七轩,罗增雅在屋子里,静兰在窗前。由于丹霞takes着,将碧云附着在绿色的after子上。(引用《宋书·谢凌云传》)

六朝的刘以清的《讲世界》包含:

剑文帝(东晋)进入华林花园,顾先生左右说道:“您不必离心很远,如果您在森林里,就会有自己的想法。感受鸟类,野兽和鱼类,来亲人吧!”

金朝是中国景观情感的起源和发展。阮籍登上山水,忘了返回。王希之去政府,去了著名的山脉,漂洋过海。他叹了口气:“我会高兴地死!”山水诗有很高的造((谢凌云,陶渊明,谢跳等),山水画的基础就此开始。但是,顾开之,宗兵和王伟却表现出中国空间意识的特征。宗兵提倡“处在位置,为形势作计划,以形式写话,以彩色装扮”。王伟提倡“用笔模拟太虚的身体”。人们可以“从大处着眼”和“从小处着眼”。人们将自然吸收到房屋中。园林艺术非常发达。花园里有山峰,湖泊和沼泽,就像一个小世界。后来,宋僧道坎的重阳诗句说:“天地是东丽之一,永生是长寿之一”。此领域正在编写中。唐诗人孟娇甚至演唱了这个世界,并将其反映在我的胸口。艺术形象被我剪断了。他唱歌:

天地进入胸口,风打雷。

这篇文章无关紧要,图片被我剪了!

东晋陶渊鹏从他的花园里瞥见了宇宙的愤怒和节奏,并意识到了健忘的状态。他的诗《喝酒》:

在没有战车的人类环境中定居。

问Jun He Nenger,他离自己很远。

在东篱笆下摘菊花,您可以悠闲地看到南山。

山上的空气一天比一天好,鸟儿也回来了。

里面有一种真实的味道,我忘记了区分它!

中国的宇宙概念与“鹿社”有关。“ Yu”是一栋房子,“ Zhou”是从“ Yu”进来的。中国古代农民的农舍就是他的世界。他们从房子里得到空间的概念。从“一天的日出,进入和呼吸的一天”(命中秧歌)开始,渝中进出就是为了理解时间。时空综合了他的宇宙并安定了他的生活。他的生活平静而有节奏。对他来说,时间和空间密不可分,春季,夏季,秋季和冬季与东南和西北合作。这种意识在秦汉思想中得到了体现。时间的节奏(一年一岁,12月24日)引导空间方向(东南,西北等)形成我们的宇宙。因此,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的空间变得富有节奏感和音乐感!画家希望在图片中显示的不仅是具有建筑意义的空间“宇”,而且还是具有音乐意义的时间节奏“周”。一个充满音乐的宇宙(时间和空间的融合)是中国画家和诗人的艺术领域。画家和诗人对这个宇宙的态度就像宗兵所说的:“挂在身上,计划好眼睛,写形式,看颜色”。六朝的刘X在他的名著《文心雕龙》中也提到诗人是:

过去仍在,心也在呕吐。……情感似乎是一种礼物,而幸福就是答案。

“寻找眼睛”的空间场景不是采用西方的观点来集中一个焦点,而是采用多层的观点来形成一个有节奏的空间。这就是中国画家所说的“三费”。“重返过去”的空间场景就是《易经》所说的:“没有来回走,也没有世界与地球之间。”我们将分别讨论它们。

宋画家郭熙的《林泉高志·山训》云:

这座山有三段距离:从底部到顶部,它是高的。从山的前部到后部,它影响深远。从远处的山脉看远处的山脉被称为平远。高和远的颜色很清晰,远和深的颜色很重,远和远的颜色很亮和很暗。高和远的趋势是突然的,远与深的重叠的含义,以及远与远的融合和and绕的含义。人物也在三原,高者清晰,深者破碎,远者冲。懂的人不短,善的人不长,进取的人不大。这三个也太远了。

西方绘画中的透视方法是基于屏幕上的几何计算来构造三维空间的错觉。所有的眼睛都集中在一个焦点(或消失点)上。正如邹义贵所说:“阴影是宽而窄的,用三角形来衡量。在墙上涂上宫殿的房间使人们想走进去。”中国的“三远”法,对于同一山景“洋山峰”“看了山,看了远山”,我们的视线在流转。从高处到深处,从深处到近处,然后水平到平远,成为一种有节奏的动作。郭熙还说:“前流和森林是弯曲的和扭曲的,风景布满了,您不必理会细节,因此您可以亲眼看到它们。,所以极端人的眼睛也睁大了眼睛。 “他利用音高返回到高,深和平坦的距离,抚摸着它,怀旧,对待每个人都一样,到处徘徊。这与西方人的观点从固定角度把握“一个距离”有很大不同,这是宗兵所说的“为所见即所得,所要停留的东西做好准备”的境界。苏东坡的诗:“依靠高楼可以聚集得很远,并可以使闲人收拾整齐。”它确实可以告诉中国诗人和画家对空间的信念和表达。

通过“三种方法”构建的空间不再是几何学的科学透视空间,而是富有诗意和创造力的艺术空间。迈向音乐领域,渗透着时间的节奏。它的组成不是基于数学,而是基于动力学。清代画家华林的名字叫“推”(华林生于乾隆五十六年,死于道光三十年)。华林在他的《南综剧迷》中对“三个票价”进行了精彩的讨论。遗憾的是尚未注意到它。我将不遗余力地对其进行说明,下面将对其进行详细引用,并对其进行简要说明。华林说:

老光谱山有三距离。从底部到顶部的云很高。从前向后看。从平原远近望去,三元的名字也是。云源希望它更高,应该高于春天。如果您想远离,则应将其深入。如果您希望它离得很远,则应将其用作烟雾。三个距离的定律也是。奈物看到了他的前辈们的画作,他走了三个距离,有些人扭转了山上的春天和乌云。或有泉水,云雾和烟无用。一越高,一越深,一越平坦。就旧频谱而言,有何不同?由于猜测和仔细的复制,花了很长时间才意识到它的美。覆盖着推!尽管没有春天,但这种情况很孤独,但有自我提升的趋势。分层加密虽然没有云,但潜力巨大。低调,尽管无烟,但已成为一种流行趋势。高爷身也很扁平,善于塑造身材。胎儿骨骼已建立,纵容程度不高或不深,无法使用。三原不容易!但是,较高者应从低端推至深处,而较深者应从浅端推至低端。至于和平,它们一定不能很高。Ping不能太深,而必须在中间的浅处推入深处。推的方式,思远之神就够了!(白桦通过线条的力的方向和组织来“推动”,以引起我们空间的深沉而平坦的感觉。这不是几何线条静态透视的顺序,而是生动线条的节奏引起空间感。如中国书法引起的空间感。我的名字是由力线的节奏构建的空间环境。正如现代物理学中的电磁场所说),不可能将堆叠用作推动,而将穿透用作推动!还是说:你觉得呢?于说“团结互助”的精神。(根据分离,它是有机的统一体。将空间变成生命的领域就成为了力量的节奏。)如果将分离用作推动,则彼此之间的距离是基于形式而不是神。(此案的西方观点是基于推开),还有一些人离开但仍不能推开!匡同秋没有理由四处走动,也没有神不会离开。如果将它组合到处,又高又深又平坦,那就不远了。似乎分开了,没有剩菜!或说另一句话:“毕竟,如何选择呢?”于说:“没有他,他的笔稀疏浓密,明暗墨水,四面八方,明暗借用。贤能推阳,阳它也可以推阴。直觉就像推波助澜。看着它就像把月亮推向云端。无论用笔推动什么,用墨水推动什么。是。远方方法同样好。 “或说:”绘画在哪里不恰当地使其笔刷致密并使其墨水淡化,如何单独使用它来推动该方法? ”不要做生意于树起的笔墨勾勒出offices旋的另一部分。扭转迷恋灵魂的缩小技巧。我很想探索尤尤的故乡。像其他地方的密度一样,其效果更加细腻。这是一个暂停,很难集中精力。必须指出的是,依泉和烟民之间有什么区别?

华林提出了“ push”一词来说明“ far”在中文屏幕上的表达。“远”没有用堆叠几何形状的机械角度表示。相反,它通过“喜欢彼此分离”的方法将空间视为有机统一的生活领域。动态的节奏使我们跃入太空。直觉就像推动决定性的水流,看着它就像将月亮推向云端。所有的波浪力量使我在“静,阴与阴,运动与阳与阴”的宇宙中游泳(庄子瑜)。时空意识自发出现,等待堆积和刺穿,测量推力,自然而然地出现了!这个空间的经历就像拍打着翅膀,打开和关闭的节奏游动着鱼的水一样。因此,中国风景的布局表现在三个或四个主要的开口处。

云山水墨戏卷(局部),宋代,米有人,水墨纸本,21.4cm×195.8cm,现于北京故宫博物院

中国人对宇宙最基本的看法是《易经》中的“易经”。我们的图片中的空间感也由一种现实,一亮一暗的流动节奏来表达。虚部(空间)和实部(物理)连接成波浪,就像决定性流动的推波一样。光明与黑暗也被链接成波浪,例如推动月球的云彩。这确实是中国山水画空间领域的表达。王船山对王维诗歌的讨论,更证明了中国诗画中空间意识的一致性。王船山的《诗词诠释》说:“右手可以使遥远的人靠近,虚拟可以成为现实,然后心灵就在精神旁边,形式就位。”诗中风景的特征。我们欣赏山水画,还先抬头看看高山,然后逐层观察,潜入深谷,转向附近风景森林的水边,最后到水平和平坦的海滩岛。遥远的山脉和近处的景象构成了平面空间的节奏,因为我们的视线是从上到下的曲折流动,是节奏的运动。这里的空间不是立体的三维空间,它用作布置风景的虚拟空间框架,但它也参与全帧的节奏并受全范围音乐的控制。这就是虚拟成为现实的生活,使虚拟空间变为现实。因此,我们欣赏灵魂,光线被四种形式包围,并且它上下波动。“众神在两间屋子里流动,天地合一。”(谢凌云诗中的王传山)。在这种新视图中,万物的形状具有其新的适当位置和关系。这个位置不是由几何和三角形的透视方法规定的,但是正如沉国说的那样,“折叠起来是个好主意”。另一方面,在绘制台阶和楼梯时,中国画的顶部较宽,底部较窄,就好像跳入绘画中并站在台阶上向下看一样。阶梯不是从欣赏者的角度看西方绘画的透视图,而是几乎宽而窄的梯子,而底部又宽又窄的梯子。西方人曾经说过中国画是反透视的。他不知道我们正在从远处到近处,从高处往下寻找,因此“有一种向上和向下折叠的好方法”是另一组内容。我们从远古而远的灵魂的眼中“从大而小”,并进入宇宙,就像明代神作《绘画》中的赞美状态:

大自然的作品直接参与了创作。晶体遍布群山和河流,成群结队地诞生,它们都是自存的。同时,还需要做出选择,例如太虚云,汉塘野鹅。

画家胸部中的万象仙草全部从他的身体和所有东西中流出,并以客观图片呈现。它们的图像位置是一种自然音乐,例如一片云,它具有自己的魔力,并且不遵循主观视角。透视主义是研究者从固定位置看到的主观视野,而中国画家和诗人则更喜欢采用“为自我满足而痛快,内心旅行太神秘了”和“看到过去并给予奉献”的观点。心“实现”《成怀为相》(画家宗炳玉)。这是一个全面而客观的观点。

早在《易经》和《描述》中,古老的圣贤就“仰望天空,仰望天空,底部的方法和地球。大家,从远方拿走所有东西。 ”投掷和返回,进入和移出距离是中国哲学家和诗人的观察方法。这种观察方法体现在我们的诗画中,构成了我们诗画中空间意识的特质。

诗人对宇宙的观察已有很长的历史,并且有很多例子。汉苏吴诗:“低头看汉江,抬头看浮云。”魏文皇帝的诗:“低头看着清澈的水波,抬头看着月光。”曹子健的诗:“俯视一千米,仰望天空,遮挡天空。”“:”抬头望着蓝天,俯瞰着绿色的海滨。 《和《兰亭文集》:”抬头看着宇宙,低头看着这个类别的繁荣,所以你满眼都是耳朵,足以进行极端的视听娱乐,相信可乐。 “谢凌云诗:“抬头望树尽头,听山沟。”左太冲的名言“甄一千千钢,卓万里流”也是投掷宇宙的精神。尽管诗人不必直接使用“ pitch”一词,但他的艺术观念是自满的和徘徊的。诗人和画家都喜欢登山和水。唐致诗人王之环的名言是:“我要相距一千里,再上一个台阶”。因此,杜甫特别喜欢用“音高”一词来表达自己的“天皇千禧年,百年之心”。他的名言有:“在河上旅行”,“随风而降”,“站在沙滩上”,“环顾楼顶”,“展示长河”,“瑶瑶崖”,“这种状态将要扑灭”,“江缆正俯过over阳”,“圆江路已煮到绿色郊区”,“看不起但一眼就能分辨出黄州”,等等。这个词不少于十个。“俯仰”不仅可以上下链接,而且具有涵盖所有内容的举止。古人说:家庭的心脏,宇宙。诗人尽管在世界上的地位与世隔绝,却依然在乎和关心世界。晋唐诗人把这种观察方法交给画家,而中国绘画的空间境界表现必须与西方大不相同。

海滨孤独的和尚戴维·卡斯帕·弗里德里希(David Caspar Friedrich),1809年,布面油画,110cm×172cm,现位于德国柏林国家美术馆。

中国人和西方人喜欢无穷无尽的空间(中国人喜欢称呼太虚空间无限),但在精神观念上却有很大的不同。西方人站在固定的位置,从固定的角度注视着深处的天空。他的视线无穷无尽。他对这个无限空间的态度是追求,控制,冒险和探索。现代收音机和飞机都表达了控制无限空间的愿望。但是结果是焦虑,并且很难填满大海。中国人对这片无尽空间的态度就像古诗所说:“高山虽然停不下来,风景虽然无法到达,但内心却向往。”世界上的生活就像一艘扁船,在天空中俯冲,在内容和中游,精神余姚岛,很长期。面对平原,中国人民很少是无边无际的。就像德国浪漫画家弗里德里希(Friedrich)的杰作《海边的寂寞海滩》一样,它代表了无限空间的希望。在中国画的遥远天空中,天空中一定有许多峰顶,装饰着空间,就像诗人张琴的诗一样:“秋天的水触动了蓝色,残留的云层是几股红色,水差,云被遮盖,两三个山峰被遮盖。”变得晴朗。如陈国才的诗:“三只或四只野鹅在红色的阳光下,一对海鸥在蓝色的水中。”我们向往的心必须能够安定下来,并以有节奏的节奏恢复自我。我们的空间意识的象征不是埃及的直线,希腊的三维雕像,也不是现代欧洲人无休止的空间,而是马虎的,往复的,看着目标的路线(dao)!我们的宇宙是时间导致的空间,从而实现了有节奏和音乐性的“时间与空间融合”。这就是“一阴一阳的方式”。《诗经》中的《简嘉》三章可以很好地表达这种状态。云的第一章写道:“健加仓苍,白露是霜。所谓的人仁在水边。痕迹从那儿走过,路很长。痕迹从那儿走出来,他们在水的中心。”诗《喝酒》值得我们一次又一次的开心:

在东篱笆下摘菊花,您可以悠闲地看到南山。

山上的空气一天比一天好,鸟儿也回来了。

的确具有真正的意义,我忘记了区分!

中国人看到无限的无限,然后回到无限的无限。他的兴趣不是来回,而是来回。唐代诗人王维的著名句云:“走到水边,坐着看云朵升起。”魏壮士云:“去雁数天,天上没有云。”楚广西的诗云:“夕阳西下于,请看远处的山脉,溪流和清澈的水域,而云则带来了青音。 “还有杜甫的诗句:”水流没有竞争,云在意太晚了。 ”爱的精神就像礼物一样,幸福就是答案。“水流不竞争”不像对欧洲佛教的无尽追求。庄子说:“云在乎迟到。”圣人有计划,整整一周。这就是宗兵的“为他的眼睛做计划”的境界。中国人爱护一切,与一切共享相同的节奏:静止与美德,动感与阳波(庄子语)。我们的宇宙是一种生命的节奏,是一阴,一阳,一空和一实在,因此,它基本上是虚构精神的时空融合,是一种活泼生动的韵律。哲学家,诗人和画家对于这个世界是“无限和取之不尽的”。(庄子瑜)“身体无尽”是生活中无休止的节奏。图片显示了无尽的节奏,就像空中的音乐一样。“喻有物”意为在中国画底部的空白处表达本体“陶”(无领域)。庄子说:“那些互相看(空的空间)的人,空虚会产生白色。”这种空虚不是一个几何空间框架,一个死空间,所谓的固执空隙,而是一种永恒的创造一切的方式。这种“白色”是“道”的吉祥之光(见庄子)。宋代苏东坡的弟弟苏琪,在他的《论语》中说得很好:

这是一个真空,并不昂贵。盖空虚就是无知的空虚,木头和石头也是如此。如果有真空,天空依然存在!詹然仍然在,袁什么也没有,但是四点钟他独自行走,一切都是他自己生的。粲是太阳星,云是雾。裴是雨露,雷是雷。都是从虚无中诞生的。所谓詹然还是人。

苏东坡在这首诗中也说过:“由于这群人安静地行动,虚无的世界将包含所有领域。”那湾域的空白空间和群体动力就是这种方式。那就是老子所说的“无”,这是中国画的空间。老子说:

道是一回事,但却是a。困惑,那里有大象。a里有东西。很好,很好。它的本质是真实的,并且有信仰。(《老子》第21章)

这不是像米符云山所表达的境界那样的宋代水墨画吗?

杜甫还吹嘘自己的诗《混乱的终结》。庄子还称赞“古代人在混乱中”。在明末,思想家和画家方Mi自称为“没有道士”。他用淡淡的烟雾画山河,并用光头笔刷,但不太相似。品尝完表演后,人们说:“这是什么?道教徒不可能无处可去!”

中国画中的空隙不是死物理的空间框架,因为物质可以在其中移动,但它是生命中最活跃的来源。所有物体的节奏都从他身上流了出来!我们回想起先前引用的唐诗人魏英武的诗歌; “一切都在倾听自己,空间总是孤独的。”王伟还有一首诗:“有很多事情是徒劳的,而丹太虚了。”特殊的空间意识。

和李太白的诗“地势与大海相连,天空和天空都是空的”更有意义。有限的地形与无尽的海洋相连,并融入了无尽的海洋。尽管天空的阴影很高,落在河面上,但它是从无尽的重新注入而来的,使天地的真实变成了虚相,变成了空灵。宋代哲学家宋义川说:“淡泊与淡泊,万象已广为人知。”老子说:“大象是看不见的。”诗人和画家刻有各种文字,以意识到“大象是看不见的”。用空间,空虚,虚无和混乱来暗示或象征这种形而上学的道,这是永恒创造的原理。六朝初,中国山水画发芽时,画家宗兵走到墙上说:“老病缠身,名山可能四处走动。躺在里面!”这“道”是现实虚拟是现实的境界。明代画家李日华说:“绘画一定是一个阴暗而阴郁的地方。非性精神不容易进入,阴暗中的含义很多!”

潇湘奇观(局部),宋,米友仁,19.8cm×289cm,北京故宫博物院

宗兵在他的《山水画序》中说:“山水的品质是精神和精神的。”因此,明代的徐文昌称赞夏桂的风景,并说:“看夏桂的画是那么清晰,可耻,令人愉悦!”我们想到了老子,他说:“五种颜色令人目眩。”,所有奥秘之门。 “(轩,蓝,黑)也是一种耻辱和快乐的阴影,也是一种耻辱和精神。王维在唐代绚丽多彩的氛围中演唱了《水墨画》。甚至吴道子也是一支钢笔和一支钢笔,在墨迹上有轻微的污迹,淡烟和浅色,被称为吴服装。当时,中国画受到西方地区的影响,壁画的色彩本来就很丰富。现在可以看到敦煌壁画。但是,中国画家的“艺术意志”是无耻而快乐的,走上了水墨之路。这表明中国人对宇宙的看法是“一阴一阳”,而且是虚构的,是一种节奏与和谐,太自白了。画家基于这种意识建构了自己的空间境界,因此自然而然地不同于基于科学精神的西方传统空间表现。宋仁,陈坚赞扬了绘画《圣觉新心》,他说:“静力学大师创造的道家也是道教。关于诗歌,游戏就像绘画,如烟云和水月。(见邓淳的“绘画”)

在中国绘画中无所不在,实在是太虚构和不言自明了。画家的阴阳组成的节奏,尽管沉浸在空虚之中,却计划来回走动,一圈又一圈地盘旋,爱抚万物,观察真相。周良功在清初的《读书画》中收录了庄丹安和凌华辉的绘画诗,最能说明我在上面探索过的中国诗画的空间意识。诗云:

性耻辱是调色师,闲聊着把枯木写成冷空气。

它已通过三个路径完成,并且不断地聚集在一起。

道心集沮丧地望着雨雪,体验着风。

我呆在低处并无限期地呆着。

中国人不是在追求无限的空间,而是“永无止境”,徘徊,演奏并变成音乐。因此,傍晚时分必须有一只返回的乌鸦。“鸟儿很高兴,我爱乌鲁。” (陶渊明的诗)我们从无边世界回到万物,回到我们自己,回到我们的“喻”。“天地进入乌鲁”也是古人的诗句。但是我们再次从“从枕头上看到数千英里,从一万个房间的窗户窥视”中再次看到。 (王伟的诗)! ”

清朝的布安图在他的“关于绘画思想的问答”中很好地阐述了这一点: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mysunsp@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